海河英才

 

原创 左右互搏的教育,我们该何去何从,兼谈中

左右互搏的教育,我们该何去何从,兼谈中高考作文能否涉及方方,方方日记引发的舆情撕裂必然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。昨天所写的文章《方方日记,到底能不能推荐给学生看》引发了众多关注,谢谢各位读者朋友有理有据的评论。我希望我的公众号留言区成为一个平心静气讲理的地方,而不是一个扣帽子互喷的地方。,其实,由三观不同所引发的撕裂非常正常,毕竟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这是再常识不过的常识。但可能我们很多人在表达对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愤愤不平的情绪时,并没有意识到,我们自己的观念也处于撕裂的状态,左右互搏,甚至有时会撕裂得非常厉害,如果两个人的观念不同达到如此的程度,那马上割席断交再正常不过。,别的领域我不谈,我只谈相对熟悉的教育领域,看看在这个领域中家长在教育孩子,老师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,是怎样的撕裂,怎样的左右互搏。,一方面,我们都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有头脑,会思考,也知道这需要不同观念不同材料的碰撞,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小心翼翼地把各种经过净化的过于单一的材料塞给他们,生怕他们的思想被不良信息所污染。,一方面,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有独立的能力,不要成为啃老族,不要成为巨婴,但又时时刻刻把听话作为好孩子的重要标准,希望他们能听我们的话,能做一个乖孩子。,一方面,我们希望他们能自律,有自控力,但另一方面,又为了立竿见影,不断地对孩子采用“他律”的教育方式,把“他控力”当成一个有效的教育手段。,一方面,我们希望孩子有内驱力,认定内驱力才是持久的学习动力,但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不断地用外驱力的方式推动他们,背着,抱着,求着,希望他们取得更快的进步。,一方面,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激发孩子的兴趣,知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但另外一方面,我们却连保护孩子的兴趣都谈不到,经常用在各种不经意之间伤害他们的兴趣。,一方面,我们认定挫折对孩子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,但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在孩子还没有摔倒时,就马上伸手扶正,甚至孩子只是稍稍歪一歪,成人的小心脏就被惊吓得怦怦乱跳。,一方面,我们要求孩子写真情实感,说自己想说的话,写自己想写的东西,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不断地告诫他们,这个也不能写,那个也不能说,因为这些都不正能量。,……,这样左右互搏的情形,不胜枚举,每个教育者本身就已经是撕裂的状态,让每个受教育者又该何去何从呢?,孩子的聪明、独立、自律、内驱力、兴趣等等,都不是魔术师手里的帽子,想要变出什么东西随时就能变出来,更不是孙猴子一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,退一步说,即使是从石头里蹦出来,总得有块石头吧。这些都需要长期的养成,不可能临时抱佛脚。,学校不是象牙塔,家庭也不是无菌室,现在的时代,不是老师凭借一本教参就能糊弄学生的时代了,也不是家长凭借一点代代相传的养育经验就能教育好孩子的时代了。,事实上,作为互联网的原生代,孩子们接触和掌握的信息可能比我们成人可能更丰富,如果我们成人还是一味帮他们净化,一味地帮助乃至代替他们做出选择,那只是寻求自我安慰罢了,只是掩耳盗铃罢了。,我们成人在教育中能做什么?,那就是要承认人的有限性,承认我们并不无所不知。我们每个成人都要为突破这种有限性做出努力,不要封闭自己,给孩子做出榜样就好。成人不应该塑造孩子让他成为你想要的那一个,而应该影响他的思维,让他有活跃的头脑,开放的心灵,给他无限发展的可能。,回到中高考作文上来,方方日记到底能不能用呢?这确实是一个问题。,设想,如果学生碰到的阅卷老师,正好很喜欢很欣赏方方,那么,他就很可能爱屋及乌,也给这个学生作文一个高分。如果情形正相反,这位阅卷老师正好对方方乃至方方日记恨之入骨,那结果可想而知,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。,那到底该怎么办呢?到底用还是不用呢?其实对这一点完全不必担心。,我的经验是我们仍旧要照着让孩子有独立思考能力,深度思考能力去培养。无论中考作文也好,高考作文也罢,无非都是在考查“思维”和“表达”两个方面,后者无非要求文从字顺,大多数人稍加训练都能达到,但是思维水平的提升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了。,不具有独立思考,深度思考能力的学生的写作会怎样呢?看看大多数人经常在中考作文中采用的题材就知道了。,下雨天,妈妈冒着大雨给我送伞;大半夜,爸爸自己生病也要抱着发高烧的我上医院;放学后,老爷爷免费帮我修自行车;回老家,奶奶给我做香椿炒鸡蛋。……,而思维活跃,有独立见解,有深度思考的同学会怎样呢?不一定作文中非要写方方啊,他们在写作中,是无所不可入文的,常常能信手拈来,平中见新,平中见奇。,父亲给孩子买橘子这事儿很常见,朱自清却写出了名篇《背影》,吃花生更是普通,但是许地山却写出了名篇《落花生》,依靠的是什么?不是材料,而是对材料加工的能力,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写作者丰富的阅历,深度的思考。,所以,大可不必为那些思维活跃,有深度思考能力的学生担心。他们知道该如何处理,既能够规避风险,又远比那些思想苍白肤浅的同学写得好的多得多。因为中高考作文对他们来说,那就是小菜一碟,只是降维打击而已。,不就是那么一点点所谓的写作小技巧,所谓材料选择需要注意的问题吗?有啥不会的呢。你不是想要高大上吗?那给你高大上就是了;你不是想要正能量吗?那给你正能量就是了。聪明的孩子知道如何取舍,甚至知道如何取悦,只有那些傻孩子才只知道一味唱高调,照搬照抄老掉牙的材料,说着完全不能打动人心的话语。,历史上有“指鹿为马”的典故。这个典故想必绝大多数人都很熟悉,我就不再重述了。,设想一下,如果在某个孩子在从小生长的过程中,就告诉他那个本应该叫“鹿”的物种是“马”,从没有任何另外的信息告诉他,那应该是“鹿”而不是“马”,又会怎样呢?,现代社会,不仅仅需要分辨什么是马,什么是鹿,还要知道马和鹿除了外在形态之外的种种区别,甚至更要知道“指鹿为马”有怎样的危害,要如何躲避乃至揭穿这种危害。,所以,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还是不要左右互搏,要踏踏实实从根子上做一些事情,惟其如此,才可能让孩子有更光明的未来。,,责任编辑:,左右互搏的教育,我们该何去何从,兼谈中高考作文能否涉及方方 方方日记引发的舆情撕裂必然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。昨天所写的文章《方方日记,到底能不能推荐给学生看》引发了众多关注,谢谢各位读者朋友有理有据的评论。我希望我的公众号留言区成为一个平心静气讲理的地方,而不是一个扣帽子互喷的地方。 其实,由三观不同所引发的撕裂非常正常,毕竟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这是再常识不过的常识。但可能我们很多人在表达对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愤愤不平的情绪时,并没有意识到,我们自己的观念也处于撕裂的状态,左右互搏,甚至有时会撕裂得非常厉害,如果两个人的观念不同达到如此的程度,那马上割席断交再正常不过。 别的领域我不谈,我只谈相对熟悉的教育领域,看看在这个领域中家长在教育孩子,老师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,是怎样的撕裂,怎样的左右互搏。 一方面,我们都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有头脑,会思考,也知道这需要不同观念不同材料的碰撞,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小心翼翼地把各种经过净化的过于单一的材料塞给他们,生怕他们的思想被不良信息所污染。 一方面,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有独立的能力,不要成为啃老族,不要成为巨婴,但又时时刻刻把听话作为好孩子的重要标准,希望他们能听我们的话,能做一个乖孩子。 一方面,我们希望他们能自律,有自控力,但另一方面,又为了立竿见影,不断地对孩子采用“他律”的教育方式,把“他控力”当成一个有效的教育手段。 一方面,我们希望孩子有内驱力,认定内驱力才是持久的学习动力,但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不断地用外驱力的方式推动他们,背着,抱着,求着,希望他们取得更快的进步。 一方面,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激发孩子的兴趣,知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但另外一方面,我们却连保护孩子的兴趣都谈不到,经常用在各种不经意之间伤害他们的兴趣。 一方面,我们认定挫折对孩子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,但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在孩子还没有摔倒时,就马上伸手扶正,甚至孩子只是稍稍歪一歪,成人的小心脏就被惊吓得怦怦乱跳。 一方面,我们要求孩子写真情实感,说自己想说的话,写自己想写的东西,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不断地告诫他们,这个也不能写,那个也不能说,因为这些都不正能量。 …… 这样左右互搏的情形,不胜枚举,每个教育者本身就已经是撕裂的状态,让每个受教育者又该何去何从呢? 孩子的聪明、独立、自律、内驱力、兴趣等等,都不是魔术师手里的帽子,想要变出什么东西随时就能变出来,更不是孙猴子一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,退一步说,即使是从石头里蹦出来,总得有块石头吧。这些都需要长期的养成,不可能临时抱佛脚。 学校不是象牙塔,家庭也不是无菌室,现在的时代,不是老师凭借一本教参就能糊弄学生的时代了,也不是家长凭借一点代代相传的养育经验就能教育好孩子的时代了。 事实上,作为互联网的原生代,孩子们接触和掌握的信息可能比我们成人可能更丰富,如果我们成人还是一味帮他们净化,一味地帮助乃至代替他们做出选择,那只是寻求自我安慰罢了,只是掩耳盗铃罢了。 我们成人在教育中能做什么? 那就是要承认人的有限性,承认我们并不无所不知。我们每个成人都要为突破这种有限性做出努力,不要封闭自己,给孩子做出榜样就好。成人不应该塑造孩子让他成为你想要的那一个,而应该影响他的思维,让他有活跃的头脑,开放的心灵,给他无限发展的可能。 回到中高考作文上来,方方日记到底能不能用呢?这确实是一个问题。 设想,如果学生碰到的阅卷老师,正好很喜欢很欣赏方方,那么,他就很可能爱屋及乌,也给这个学生作文一个高分。如果情形正相反,这位阅卷老师正好对方方乃至方方日记恨之入骨,那结果可想而知,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。 那到底该怎么办呢?到底用还是不用呢?其实对这一点完全不必担心。 我的经验是我们仍旧要照着让孩子有独立思考能力,深度思考能力去培养。无论中考作文也好,高考作文也罢,无非都是在考查“思维”和“表达”两个方面,后者无非要求文从字顺,大多数人稍加训练都能达到,但是思维水平的提升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了。 不具有独立思考,深度思考能力的学生的写作会怎样呢?看看大多数人经常在中考作文中采用的题材就知道了。 下雨天,妈妈冒着大雨给我送伞;大半夜,爸爸自己生病也要抱着发高烧的我上医院;放学后,老爷爷免费帮我修自行车;回老家,奶奶给我做香椿炒鸡蛋。…… 而思维活跃,有独立见解,有深度思考的同学会怎样呢?不一定作文中非要写方方啊,他们在写作中,是无所不可入文的,常常能信手拈来,平中见新,平中见奇。 父亲给孩子买橘子这事儿很常见,朱自清却写出了名篇《背影》,吃花生更是普通,但是许地山却写出了名篇《落花生》,依靠的是什么?不是材料,而是对材料加工的能力,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写作者丰富的阅历,深度的思考。 所以,大可不必为那些思维活跃,有深度思考能力的学生担心。他们知道该如何处理,既能够规避风险,又远比那些思想苍白肤浅的同学写得好的多得多。因为中高考作文对他们来说,那就是小菜一碟,只是降维打击而已。 不就是那么一点点所谓的写作小技巧,所谓材料选择需要注意的问题吗?有啥不会的呢。你不是想要高大上吗?那给你高大上就是了;你不是想要正能量吗?那给你正能量就是了。聪明的孩子知道如何取舍,甚至知道如何取悦,只有那些傻孩子才只知道一味唱高调,照搬照抄老掉牙的材料,说着完全不能打动人心的话语。 历史上有“指鹿为马”的典故。这个典故想必绝大多数人都很熟悉,我就不再重述了。 设想一下,如果在某个孩子在从小生长的过程中,就告诉他那个本应该叫“鹿”的物种是“马”,从没有任何另外的信息告诉他,那应该是“鹿”而不是“马”,又会怎样呢? 现代社会,不仅仅需要分辨什么是马,什么是鹿,还要知道马和鹿除了外在形态之外的种种区别,甚至更要知道“指鹿为马”有怎样的危害,要如何躲避乃至揭穿这种危害。 所以,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还是不要左右互搏,要踏踏实实从根子上做一些事情,惟其如此,才可能让孩子有更光明的未来。, 责任编辑:,水寒说语文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 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。 文章 总阅读 查看TA的文章> 原创 左右互搏的教育,我们该何去何从,兼谈中高考作文能否涉及方方 2020-04-01 12:04 来源:水寒说语文 左右互搏的教育,我们该何去何从,兼谈中高考作文能否涉及方方 方方日记引发的舆情撕裂必然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。昨天所写的文章《方方日记,到底能不能推荐给学生看》引发了众多关注,谢谢各位读者朋友有理有据的评论。我希望我的公众号留言区成为一个平心静气讲理的地方,而不是一个扣帽子互喷的地方。 其实,由三观不同所引发的撕裂非常正常,毕竟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这是再常识不过的常识。但可能我们很多人在表达对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愤愤不平的情绪时,并没有意识到,我们自己的观念也处于撕裂的状态,左右互搏,甚至有时会撕裂得非常厉害,如果两个人的观念不同达到如此的程度,那马上割席断交再正常不过。 别的领域我不谈,我只谈相对熟悉的教育领域,看看在这个领域中家长在教育孩子,老师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,是怎样的撕裂,怎样的左右互搏。 一方面,我们都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有头脑,会思考,也知道这需要不同观念不同材料的碰撞,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小心翼翼地把各种经过净化的过于单一的材料塞给他们,生怕他们的思想被不良信息所污染。 一方面,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有独立的能力,不要成为啃老族,不要成为巨婴,但又时时刻刻把听话作为好孩子的重要标准,希望他们能听我们的话,能做一个乖孩子。 一方面,我们希望他们能自律,有自控力,但另一方面,又为了立竿见影,不断地对孩子采用“他律”的教育方式,把“他控力”当成一个有效的教育手段。 一方面,我们希望孩子有内驱力,认定内驱力才是持久的学习动力,但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不断地用外驱力的方式推动他们,背着,抱着,求着,希望他们取得更快的进步。 一方面,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激发孩子的兴趣,知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但另外一方面,我们却连保护孩子的兴趣都谈不到,经常用在各种不经意之间伤害他们的兴趣。 一方面,我们认定挫折对孩子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,但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在孩子还没有摔倒时,就马上伸手扶正,甚至孩子只是稍稍歪一歪,成人的小心脏就被惊吓得怦怦乱跳。 一方面,我们要求孩子写真情实感,说自己想说的话,写自己想写的东西,另外一方面,我们又不断地告诫他们,这个也不能写,那个也不能说,因为这些都不正能量。 …… 这样左右互搏的情形,不胜枚举,每个教育者本身就已经是撕裂的状态,让每个受教育者又该何去何从呢? 孩子的聪明、独立、自律、内驱力、兴趣等等,都不是魔术师手里的帽子,想要变出什么东西随时就能变出来,更不是孙猴子一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,退一步说,即使是从石头里蹦出来,总得有块石头吧。这些都需要长期的养成,不可能临时抱佛脚。 学校不是象牙塔,家庭也不是无菌室,现在的时代,不是老师凭借一本教参就能糊弄学生的时代了,也不是家长凭借一点代代相传的养育经验就能教育好孩子的时代了。 事实上,作为互联网的原生代,孩子们接触和掌握的信息可能比我们成人可能更丰富,如果我们成人还是一味帮他们净化,一味地帮助乃至代替他们做出选择,那只是寻求自我安慰罢了,只是掩耳盗铃罢了。 我们成人在教育中能做什么? 那就是要承认人的有限性,承认我们并不无所不知。我们每个成人都要为突破这种有限性做出努力,不要封闭自己,给孩子做出榜样就好。成人不应该塑造孩子让他成为你想要的那一个,而应该影响他的思维,让他有活跃的头脑,开放的心灵,给他无限发展的可能。 回到中高考作文上来,方方日记到底能不能用呢?这确实是一个问题。 设想,如果学生碰到的阅卷老师,正好很喜欢很欣赏方方,那么,他就很可能爱屋及乌,也给这个学生作文一个高分。如果情形正相反,这位阅卷老师正好对方方乃至方方日记恨之入骨,那结果可想而知,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。 那到底该怎么办呢?到底用还是不用呢?其实对这一点完全不必担心。 我的经验是我们仍旧要照着让孩子有独立思考能力,深度思考能力去培养。无论中考作文也好,高考作文也罢,无非都是在考查“思维”和“表达”两个方面,后者无非要求文从字顺,大多数人稍加训练都能达到,但是思维水平的提升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了。 不具有独立思考,深度思考能力的学生的写作会怎样呢?看看大多数人经常在中考作文中采用的题材就知道了。 下雨天,妈妈冒着大雨给我送伞;大半夜,爸爸自己生病也要抱着发高烧的我上医院;放学后,老爷爷免费帮我修自行车;回老家,奶奶给我做香椿炒鸡蛋。…… 而思维活跃,有独立见解,有深度思考的同学会怎样呢?不一定作文中非要写方方啊,他们在写作中,是无所不可入文的,常常能信手拈来,平中见新,平中见奇。 父亲给孩子买橘子这事儿很常见,朱自清却写出了名篇《背影》,吃花生更是普通,但是许地山却写出了名篇《落花生》,依靠的是什么?不是材料,而是对材料加工的能力,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写作者丰富的阅历,深度的思考。 所以,大可不必为那些思维活跃,有深度思考能力的学生担心。他们知道该如何处理,既能够规避风险,又远比那些思想苍白肤浅的同学写得好的多得多。因为中高考作文对他们来说,那就是小菜一碟,只是降维打击而已。 不就是那么一点点所谓的写作小技巧,所谓材料选择需要注意的问题吗?有啥不会的呢。你不是想要高大上吗?那给你高大上就是了;你不是想要正能量吗?那给你正能量就是了。聪明的孩子知道如何取舍,甚至知道如何取悦,只有那些傻孩子才只知道一味唱高调,照搬照抄老掉牙的材料,说着完全不能打动人心的话语。 历史上有“指鹿为马”的典故。这个典故想必绝大多数人都很熟悉,我就不再重述了。 设想一下,如果在某个孩子在从小生长的过程中,就告诉他那个本应该叫“鹿”的物种是“马”,从没有任何另外的信息告诉他,那应该是“鹿”而不是“马”,又会怎样呢? 现代社会,不仅仅需要分辨什么是马,什么是鹿,还要知道马和鹿除了外在形态之外的种种区别,甚至更要知道“指鹿为马”有怎样的危害,要如何躲避乃至揭穿这种危害。 所以,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还是不要左右互搏,要踏踏实实从根子上做一些事情,惟其如此,才可能让孩子有更光明的未来。, 责任编辑: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 孩子 作文 方方日记 驱力 成人 阅读 ()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


协助办理天津户口-天津人才引进-天津积分落户-天津落户专业办理机构 Sitmap津ICP备19001665号-1 拨打电话

【测一测】您多久能成为天津人!